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草原保护]“塞上江南”伊犁草原

时间:2018-04-23 09:40:50     来源:《中国林业》杂志

“塞上江南”伊犁草原

  新疆可以算是全世界离海洋最远的地方了,在东部罗布泊往东一带,与甘肃省的交界处的嘎顺戈壁是中国的旱极,年降水量只有20毫米左右。可是在伊犁河谷,等降水量线却是十分丰沛,有些地方的年降水量超过了800毫米。中国南北分界线秦岭—淮河一线与800毫米等降水量线几乎重合,也就是说,伊犁河谷的降水量比很多湿润带、半湿润带的北方城市还要多。喀拉峻草原、库尔德宁草原、那拉提草原、巴音布鲁克草原等都属于伊犁,而人们印象深刻的“伊犁草原”即那拉提草原,其发育于亚洲最大山系之一的天山山脉的中天山及其山间盆地,其北、东、南三面环山,西部开口迎接西来湿润的气流,成为荒漠区中风景独好的“湿岛”,促成伊犁草原完整的垂直带谱发育。伊犁草原从高至低依次分布着高寒草甸、山地草甸、山地草甸草原、山地草原、山地荒漠草原、平原荒漠、河谷草甸,多样性十分丰富。


  在地球的四大洋中,新疆离大西洋是最远的。可伊犁河谷来之不易的降水就是来自大西洋,这是由于亚欧大陆得天独厚的地形。虽说按距离,新疆离太平洋更近一些,可无奈有个世界屋脊青藏高原挡在那里,东南季风连吹到贺兰山都筋疲力竭了,更不用说吹到天山。反观大西洋的湿润水汽的路径,从欧洲一路过来:阿尔卑斯山是东西走向的,不影响水汽进入;莱茵平原是平的,多瑙河中下游平原是平的,图兰低地是平的,中亚细亚草原是平的……这些有利的地势使大西洋水汽得以长驱直入,深入亚欧大陆内陆。难能可贵的是,天山在伊犁这里,向西开了一个口,在多面环山、多面大漠的封闭新疆,面对远道而来的大西洋水汽,向西伸出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缠绵出一段花香似海如梦如幻的诗。


  可以想象,大西洋吹来的湿润水汽摇摆着绿色的裙裾,穿越西欧的田野、西亚的荒漠、中亚的砂质草原,终于在伊犁河谷借着地形攀升,孕育出了降水。于是,伊犁河谷变成了真正的塞外江南。伊犁河也借着西风的馈赠成为了中国流量最大的内陆河。这一点可以从伊犁河最后的归宿看出来:伊犁河在伊犁河谷形成一个“V”型的大弯,最终流出国境线进入低地,流入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巴尔喀什湖。一般径流量大的内陆河才有可能流入一个湖泊,这也算是给自己的生命划上了一个美满的句号。相对而言,径流量小的内陆河就没那么幸运,只能在茫茫大漠中逐渐枯竭。就比如塔里木河的流量锐减,直接造成了罗布泊的消失。相似的例子还有弱水(黑河)和额济纳旗的苏泊淖尔、嘎顺淖尔(原居延海)的消失。而巴尔喀什湖因得到伊犁河带来的丰沛水量,有一半变成了淡水湖。相比之下,天山中段和东段北麓的河流,由于天山西段截留了大西洋最后的水汽,降水量骤减,所以就没有伊犁河那样的优厚条件,这里的河流流量一般都比较小,流出天山后在山麓摊开许多的冲积扇,最后多是消失在准噶尔盆地,比如玛纳斯河、乌鲁木齐河。在卫星图上能够看到许多天山北麓河流形成的冲积扇,正是这些冲积扇带来了水源和下游堆积的细颗粒土壤造就了绿洲,让农业和贸易在这里成为了可能。尽管西风在进入新疆之后,降水量由西向东递减,但是天山由于海拔高度较高,还是截留了很多水汽,即便是在天山东段的巴里坤地区,都快要伸进嘎顺戈壁了,还是有着巴里坤草原这样的人间仙境。


  那拉提风景区位于新源县的那拉提镇镜内,位于楚鲁特山北坡,以那拉提镇旅游接待站为核心,包括周围草原、赛马场等众多景点。这里充满山村的宁静与祥和。河谷山势和缓,生长着茂盛的细茎鸢尾群系山地草甸。其它伴生种类主要有糙苏、假龙胆、苔草、冰草、羊茅、草莓和百里香等。夏季各种野花开遍山岗,红、黄、蓝、紫五颜六色,将草原点缀得绚丽多姿。


  传说成吉思汗西征时,有一支蒙古军队由天山深处向伊犁进发,时值春季,山中却是风雪弥漫,饥饿和寒冷使这支军队疲乏不堪,不想翻过山岭,眼前却是一片繁花织锦的莽莽草原,泉眼密布,流水淙淙,犹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时云开日出,夕阳如血,人们不由的大叫“那拉提(有太阳),那拉提”于是留下了这个地名。那拉提草原是发育在第三纪古洪积层上的中山地草场,东南接那拉提高岭,势如屏障,西北沿巩乃斯河上游谷地断落,地势大面积倾斜,山泉密布,溪流纵横。缘山脚冲沟深切,河道交错,森林茂密,莽原展缓起伏,松塔沿沟擎柱,还有毡房点点,畜群云移,是巩乃斯草原的重要夏牧场。


  唐布拉草原是尼勒克县境内的喀什河峡谷草原景观的统称,得名于以唐布拉命名的大峡谷,是由森林、草原、急流、山石组合的自然景观区。因为其山谷东侧山梁上有块硕大无比的岩石,恰似玉玺印章,故而得名唐布拉(哈萨克语意为印章)。


  据说唐布拉有113条沟、113个景。喀什河东西贯通,南北山岭高悬,斜流频出,状如羽翅,水转景移,颇多秘谷。不少沟谷有天然温泉,分布密度是其他山系少见的,具有矿泉浴开发的美好前景。唐布拉因此有着“百里旅游区”的称号。这里有19条溪流的孟克特草原;有小巧玲珑、晶莹剔透,素有“小天池”之称的高山湖泊;有林茂古幽、神秘莫测的狗熊沟;有奇峻挺拔、怪石林立的“小华山”;有水温高、水质好、含多种微量元素、可治疗多种疾病的四大温泉。 岩画、乌孙古墓群、石门、石桥、怪石点缀其中,让人惊叹陶醉,而温凉宜人的气候更使唐布拉成为全疆闻名的避暑胜地。


  在伊犁河谷的东端,则有世界四大河谷草原之一的巩乃斯草原。巩乃斯,蒙语意为“太阳坡”,分布在新源境内,是新疆细毛羊的故乡,也是天马——伊犁马的著名产地。这里不仅地域广阔、水草丰美,有急湍的河流和遮天蔽日的森林,还有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亚欧面积最大、最密集的野生苹果林以及野杏、沙棘等次生树种和雪豹、银狐、雪鸡、马鹿等多种珍贵野生动物。距新源县城3公里,恰合普河飞泻而成的恰合普瀑布,呼啸而下,也是巩乃斯重要的景点之一。
  无论是声名在外的那拉提草原,还是后起之秀的唐不拉草原,抑或是传统的牧场巩乃斯草原,伊犁草原均展现出超然绝美的气质与外表。伊犁河谷是如此的卓尔不群,逶迤千里,生机无限。(张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