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5亿亩农垦国有土地推资本化改革,确权发证,土地价值重估可期

时间:2017-05-31 11:08:02     来源:生态中国网

u=3968660199,366797869&fm=32&img.jpg



  在近日召开的全国农垦国有土地使用权确权登记发证现场推进会上,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广华表示,农垦国有土地将直接纳入不动产登记,不设过渡期。推进农垦国有土地确权发证是农垦改革发展的关键举措,也是维护农垦国有土地合法权益的根本途径,是我国不动产登记制度在改革中不断深化的重要标志。


  “当年的南泥湾,到处呀是荒山,没呀人烟;如今的南泥湾,与往年不一般不一呀般,再不是旧模样,是陕北的好江南。”这首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人们耳熟能详的《南泥湾》,描绘的便是八路军战士在陕北抗日根据地开垦的事迹。


  农垦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为承担国家使命而建立的特殊社会经济组织,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曾为保证农业生产发挥重要的作用。多年来,无论是在开发北大荒、挺进戈壁滩还是开辟橡胶园,农垦为保障国家的粮食安全、屯垦戍边、支援国家建设、安置转业军人、维护边疆稳定等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农村普遍实行的“土地集体所有、家庭承包经营”之外,农垦系统形成了另一个独立而相当庞大的国有农场体系。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农业实力的提高,农垦的生产功能在逐步下降,同时由于体制机制不灵活、社会负担沉重、政策体系不健全等原因,农垦曾一度陷入困境而受到质疑。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我国农垦事业的发展,在农垦陷入发展困境的新时期,相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进行农垦改革。2015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农垦改革发展的意见》正式出台,标志着农垦改革发展上升为重大的国家战略。在近日召开的全国农垦国有土地使用权确权登记发证现场推进会上,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广华表示,农垦国有土地将直接纳入不动产登记,不设过渡期。


  推进农垦国有土地确权发证是农垦改革发展的关键举措,也是维护农垦国有土地合法权益的根本途径,是我国不动产登记制度在改革中不断深化的重要标志。


  在农村产权改革推进的背景下,农垦国有土地的确权登记似乎也并不意外。全国农垦国有土地总面积5.49亿亩。截至目前,确权登记发证1.73亿亩,发证率仅为31.5%。在未登记发证的3.76亿亩农垦国有土地中还有3100万亩存在权属争议。


  土地是农垦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推进农垦改革发展必须管理好、保护好、利用好农垦国有土地。目前很多农垦国有土地和当地集体存在权属纠纷或矛盾,国有资产面临流失或被侵占的风险。


  一方面,开垦初期,国家把大量除农民集体耕地外的荒地、荒山划给了国有农场,当时农村人口少,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农村人口大量增加,农民集体人均耕地越来越少,附近村民开始侵占农垦国有农用地,矛盾就产生了。另一方面,在一些采取属地化管理的农场,地方政府在管理农垦国有土地资源时,存在低价征收,用于城镇建设和工业园区建设进而获取地方收入的现象,致使农垦国有土地的价值不能得到充分体现。


  在这些矛盾中常常是国有农场、农垦企业让步。保护农场国有土地不受侵占,当前首要任务是要加快推进土地确权发证,如果连权属都没有确定,保护和利用就无从谈起。确权登记后,权属问题划清,大部分纠纷也就迎刃而解了。


  地处三江平原、松嫩平原和小兴安岭山麓的黑龙江垦区,位于世界闻名的黑土带上,是目前我国三大垦区之一。“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曾是黑龙江垦区的真实写照,如今,经过三代北大荒人的艰苦奋斗,这里已由人迹罕至的亘古荒原变成了我国农业综合机械化率最高的地区。


  垦区目前已建设成为我国最大的国有农场群,全垦区有耕地面积4300多万亩,粮食商品量超过400亿斤,约占全国各省粮食调出总量的1/4,每年调出的粮食可供京、津、沪三市和解放军一年的粮食供应,这些数据背后隐含的是黑龙江垦区作为我国最大商品粮生产基地、粮食战略后备基地和全国最大的绿色、有机、无公害食品基地,由过去北大荒,变成今朝中华大粮仓,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做出的重大贡献。


  虽然农垦在粮食等大宗农产品的供给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在垦区长期的发展建设中,农垦政企不分,土地资源利用效率低下,市场价值被严重低估,资源市场化配置不尽合理,部分职工缺乏生产积极性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像企业还要办社会,像政府还要纳税,像军队又没有经费,像农民又有工会”坊间流传的这句话形容农垦定位混乱可谓一针见血。从定位上看,农垦不同于农村也不同于一般的国有企业,长期以来,国家政策向农村以及城市的国有企业倾斜,处于农村和城市中间地带的农垦,却往往受制于政策的落空和滞后。再加上垦区生产要素配置不合理,有的干部职工承包土地上百亩甚至上千亩,有的一分地没有,收入差别大,垦区民生事业落后基础设施建设与基本公共服务保障水平与地方差距大,又因农垦内部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封闭僵化,农场和农垦集团所属企业习惯于吃“大锅饭”“等靠要”,干部职工缺乏生产积极性,这些现实难题倒逼农垦必须深化改革,不改革就没有发展、也没有出路。


  森林大宗认为:虽然垦区掌握着大量土地资源,但很多人依然是“脚踩金土地,过着穷日子”。理顺农场政企社企关系和经营管理机制,实现政企分开,建立以管资本为主的监管体制和现代企业制度,整合资源进行合理配置,用好人均土地多这个优势提高市场竞争能力是农垦改革的不二选择。农垦涉及富有中国特色的人地关系、农业改革与发展以及国有资产可持续运营等问题,在各个垦区改革进程中,需要有强制性的行政措施加以引导,在此过程中,改革很难顾及各利益阶层,农垦改革措施虽然落地,但阻力依然重重,尚任重道远。(文/张晶晶)